中山智能硬件企业“挖角”深圳大疆副总裁_智能手环_智能手表_乐心体重体脂秤_智能血压计-乐心官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 乐心动态 > 2016>中山智能硬件企业“挖角”深圳大疆副总裁
乐心动态
乐心动态

  • 中山智能硬件企业“挖角”深圳大疆副总裁
    2016-01-05 By: 乐心


    乐心医疗的科技人才在检测产品。资料图片


      当业内还在热议深圳大疆前副总裁潘农菲跳槽的事件时,他早已开始了其广州、中山的双城生活,并正在为乐心医疗(以下简称“乐心”)参加年初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(简称CES)而忙碌。这是他加盟乐心后首个跟进的大型活动,届时乐心将带着一系列战略新品参展。


      半个多月前,在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独占鳌头的深圳企业大疆宣布:原负责伙伴生态项目的副总裁潘农菲因个人原因离职。紧接着,总部位于中山的乐心则公布称潘农菲已加入该公司。事实上,这并不是乐心首度从行业巨头挖角,在其核心团队中还有来自腾讯、苹果等知名企业的资深管理层。


      在全球智能硬件创业的新浪潮下,“互联网+健康科技”所延伸出的智能健康产业,正逐渐成为驱动中山发展的创新引擎。风口面前,乐心医疗通过挖角国内行业巨头破解行业人才瓶颈的做法,也成为深中加快构建“半小时创新圈”的一个典型个案。


      事件


      大疆高管投奔中山智能硬件企业


      出生于医学家庭的潘农菲,父母与家人都在医药领域毕生耕耘,健康医疗也是他从业以来一直向往的方向。在加入乐心之前,潘农菲曾在IBM、微软、腾讯、大疆等知名公司工作。在腾讯期间,他曾担任国际业务区域总监、产品总监等职务。而作为第一批接入微信平台的智能硬件品牌之一,乐心与潘农菲渊源匪浅。


      “我有幸在主管微信硬件时期结识乐心管理团队,见证了乐心在健康医学科技和硬件创业方面的专业与实力,见证了乐心作为微信连接健康的代表企业,在利用互联网与移动医疗先进技术进行健康与慢病管理的决心。”潘农菲说。


      加盟乐心后,潘农菲任副总裁一职,初步负责乐心伙伴生态的建设。乐心方面也表示,暂时不会给潘农菲太大局限,会为其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。在乐心的公告中,潘农菲也表示:“之前的职业经历让我坚信乐心这样有实力的优秀科技企业,必定可以在全球化与互联网化的浪潮中,利用全球人才和科技,将乐心健康产品和医疗服务推至新的高度,增进中国与全球用户的健康福祉。”


      在全球智能硬件创业热潮加速兴起的当下,珠三角原来的“代工厂”正被硬件方案商所替代,电子制造迎来了弯道超车的机遇。以潘农菲为代表的专业人才,正在成为各大企业争夺的对象。而事实上,近一年来,从各IT业巨头跳到乐心这家还处在初创期的高新技术企业的高管不在少数。


      据悉,乐心核心团队除了原来的骨干力量之外,还有来自腾讯、苹果等知名企业的资深管理层。同在2015年12月份,刚入职乐心运动项目的产品总监张茹,之前是腾讯P3级别的产品经理,拥有同样经历的还有乐心健康项目产品经理蔡灿泉。现任乐心首席运营官的黄瑜,也是在去年5月辞去苹果企业部门大中华区运营和渠道总监一职加入乐心。用他的话来说,这是“踩准了时代的脉搏”。


      趋势


      全球智能硬件创业热潮加速兴起


      在位于广州之窗近3000平方米的新办公室,崭新的“乐心”LOGO刚刚被悬挂上墙,取代了乐心早前悬挂在中山市的工厂外墙上,代表其在做贴牌生产的出口业务时与国外商家沟通惯常使用的“创源Transtek”品牌。


      成立于2002年的乐心,最早仅是为博朗电器等国外品牌做贴牌生产。但从2010年开始,受金融危机的冲击,当时乐心创始人兼CEO潘伟潮开始考虑公司转型。2013年,乐心发布了首批智能健康产品,正式开始进军智能健康领域,成为一家家用医疗健康电子产品生产商。


      大腕们集体更换“跑道”,这不禁引发业界深思,一家新兴的智能硬件企业究竟有何魅力能吸引这些知名高管?而对一位拥有高学历、高技能的人才而言,这同样是横亘在他心口的第一个拷问,也许黄瑜的感受具有一定的代表性。


      与潘农菲的经历类似,黄瑜在苹果就职期间已与乐心结下了渊源,并与乐心的创始人潘伟潮熟识。据黄瑜透露,早在2009年在中欧商学院读EMBA时,便与潘伟潮是同学,自己还是乐心转型做自主品牌后推出的首批智能设备的体验者。在乐心转型的过程中,潘伟潮频频向黄瑜抛出绣球,并在几年前聘请黄瑜作为乐心的顾问。


      在智能设备逐渐兴起的风潮下,正是看到了乐心以及智能健康行业的前景,黄瑜选择离开工作了10年之久的苹果,加入乐心。“为什么坚定地加盟乐心,除了对智能健康行业未来发展的看好,更重要是对潘伟潮先生人品和理念的高度认可,有志一同二次创业,共同推动乐心2.0时代的到来。”黄瑜说。


      加盟乐心后,黄瑜带来了一场销售模式的变革。他改变乐心以往销售集中在深圳的状况,把全国分为了三个大区,另外在各地派驻销售代表,人员的分配由该区域销售额决定。在代理商方面,黄瑜推行分级制度,即只有达到一定规模才能成为一级代理商。另外也推行代理商的区域化,只要代理商证明了能力,公司就会让它全盘去做某一区域的代理,并且给予一定时间的保护期。


      有了成熟的队伍后,乐心慢慢开始通过自媒体来促进销售和建立口碑。在2015年里,乐心的智能手环每个月的出货量从年初的不到两万台,迅速增长到目前每月30万台左右,成功获得了仅次于小米的国内市场第二大份额。“2015年乐心中国市场智能健康硬件的销售额预计超过2亿。2016年我们给到团队的销售目标是6.5亿,但我自己的目标是突破10亿。”黄瑜说。


      思考


      借深中通道构建“半小时创新圈”


      即使是潘农菲的“前东家”大疆,也在近年不断筹划国外“挖角”。2014年下半年,大疆便从公认拥有源头创新优势的硅谷,成功“挖”到原特斯拉研发团队的高管戴伦·里卡多和原苹果公司资深工程师罗布·施拉博,为其研发团队注入更多创新的“血液”。


      近年来,中山通过留创园的平台,也成功引入了像夏瑜、蔡伟文等海归博士携带项目到当地创业,但市内企业直接引入海外人才依然存在较大的难度。深中通道的建设,为两市人才流动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:借深中通道构建“半小时创新圈”,通过引入广深等周边城市人才,间接实现与国际一流创新人才资源的对接。


      “常言讲‘物以类聚、人以群分’,深中通道建成后,便利的交通拉近深圳中山之间的心理距离。中山可以吸引更多来自深圳的大学毕业生到中山工作,也可吸引更多行业优秀人才到中山工作,从而为中山产业发展带来更多的活力。”中山市经济研究院院长梁士伦就认为,借助深中通道、翠亨快线等交通基础设施,深圳与中山的火炬区、翠亨新区紧密联系起来,中山可有效地承接来自深圳人才方面的辐射。


      不过黄瑜表示,创意科技型人才对空间积聚的要求非常高,需要有频繁的交流和接触才能产生创意。他们或许对区位不敏感,但是对空间距离是非常敏感的,这一点被硅谷、SOHO等各类高级创意人才积聚区多次证实。因此中山要发展“互联网+健康科技”,无论跟中关村合作也好,自己规划产业集群也好,最重要的还是要营造足够浓厚的科技创新氛围,让IT人才、企业愿意沉下来,真正落地中山。


      另外,在聚拢高端人才方面,中山也有不少动作。据了解,作为国家级高新区,火炬开发区最近与美国硅谷、北京中关村互动频频。“我们与中关村已经签订了协议,将火炬区现有健康产业基础,结合中关村先进的信息技术、人才,加快发展移动医疗、远程医疗、健康云等新兴业态,并将这一创新模式辐射到全市乃至全国。”谈及火炬区近期的创新举措,中山市委常委、火炬区党工委书记、翠亨新区党工委书记侯奕斌如是说。

热点推荐